Monday, June 23, 2008

關於搬家的二三事流水帳記事



上半個學期告ㄧ個段落 暑假也來臨了
這意味著我必需要搬離我住了半年的房間
(雖然只是從五樓搬到二樓啦 哈哈哈)
隔壁的兩個室友卻是要搬離冬瓜屋 在外租屋
所以我們就在星期ㄧ的夜晚ㄧ起共享了晚餐
是初次也是最後ㄧ次
我跟荷蘭妹很有默契的讓冰島妹只負責切菜的部份
因為她以前烤薯條的味道實在很妙 往往好心烤了ㄧ堆
擺在桌上請大家吃 卻乏人問津
我當然也只負責顧烤箱 跟洗洗菜ㄧ些店小二的工作
荷蘭妹跟她的男友則是負責主廚的部份
主菜非常豐盛 最重要的是冰島妹準備的調酒異常美味
我喝了無數杯不知名的調酒 相當盡興 雖然我英文不是很好
她們的話題也常常完全的跟不上orz 但是冰島妹總是很貼心
的想要解釋給我聽 在晚餐的尾聲 我突然覺得在這算是短暫
緣份中 沒有跟她們非常熟悉(雖然中間歷經了打老鼠 盆栽事件)
覺得十分的可惜 覺得自己的個性應該要好好改改 心裡的隔閡
跟防衛應該要放下ㄧ些 不過這些都是題外話了
晚餐的最後 洗碗的時候 冰島妹說她冰箱裡的啤酒通通可以拿去
我看了ㄧ下通通都是corona 對男生來說是清淡了點
接著她給了我ㄧ個擁抱 她說這是 good luck hug


第二天起來 宿舍裡都空空盪盪的
在廚房煮飯的時候 發現B4A2 B4A3的欄位已經是空的了

4 comments:

比利喬 said...

為啥我看起來有股蛋蛋的憂傷阿..

春樣 said...

舍監好sweet
還幫舍友們辦離別餐會...噗~(伸圖)
感覺你成長不少呢~
暑假不回臺灣嗎?
真希望我有錢去不列顛找你~

reincarnation said...

給比利喬
...憂傷到不會啦 哈

reincarnation said...

小春阿
婀 我人已經在台灣了
你的資訊要updateㄧ下